联系电话:0531-86107029

图片1.jpg

大家都不会忘记,2001年以北京老字号同仁堂为背景的电视剧《大宅门》在央视热播,剧中陈宝国扮演的那位个性鲜明、敢爱敢恨的白景琦,其生活原型就是同仁堂的少东家乐镜宇。

//

乐镜宇:悬壶济世,一代名医

民间故事

作者/ 李庶铭

大家都不会忘记,2001年以北京老字号同仁堂为背景的电视剧《大宅门》在央视热播,剧中陈宝国扮演的那位个性鲜明、敢爱敢恨的白景琦,其生活原型就是同仁堂的少东家乐镜宇。乐镜宇的人生传奇色彩,丝毫不输白七爷。剧中七爷在济南创办的百草厅正是乐镜宇在济南创办的宏济堂。

乐镜宇(1872-1954),字铎,是北京同仁堂乐氏家族第12代孙,也是同仁堂当时的店主乐朴斋的第三房侄子,很有些个性。乐铎这一辈叔伯兄弟共有17人,在众兄弟中他最不被父兄们看好,乐朴斋就曾对乐铎说:“将来不许你动草字头(指药业),这行饭你吃不了!”受此刺激,当时乐铎暗暗下定决心,非要在药业上干出一番事业来。于是他私下向同仁堂的老职工请教,潜心学医,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本领。

清末壬寅(即公元1902年),乐镜宇来到济南。初到济南,乐镜宇顿被泉城美景所迷。“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及“家家泉水,户户垂杨”的迷人景色,让他不禁出口成“诗”:鹊山、药山、卧牛山……齐烟九点;荷花、垂杨、迎泰山……苍翠群峦;普利、芙蓉、流水街……街巷清幽;趵突、五龙、百脉泉……东流水秀。这不是儿时梦中的江南吗?真想不到,儿时爷爷带我到过先祖原籍宁波镇海的情景,此时又展现在我的面前,真是“济南潇洒似江南”啊!

此前乐镜宇已知山东是千年中药瑰宝阿胶的圣地,由济水熬制。来到济南,果不出所料,在济南府西门外的东流水街,聚集了众多的胶庄。那时,“凡是阿胶上品均从此出”(清末名医陈莲舫语)。东流水是趵突泉与五龙潭的汇溪流。

乐镜宇从东流水诞生了他独创的阿胶即后来的宏济堂阿胶,起初为贡胶,1915年获得巴拿马万国商品博览会金奖。另外,乐镜宇从东流水还诞生了他独创的另一“叫绝”的时令补品——“宏济堂大补膏”(最初就叫“大补膏”)。这在当今已鲜有人知,可当年在济南上层社会曾流行一句谚语:冬令进补身体好,必用宏济大补膏。

“宏济堂大补膏”现在看是以宏济堂阿胶为主料,配用洞庭湖野生乌龟之龟板熬制的龟板胶及岷当归等二十余味中药材,以东流水精调熬炼的膏滋。难怪清代出身名医世家的吏部尚书陆润庠曰:宏济堂大补膏东流水熬制,配以祖传秘方,补血益精,补气培本,平补阴阳,滋养肝肾,养生之要药也。

 图片2.jpg

1902年,当时乐镜宇在北京是同仁堂少东,而主政北京同仁堂的是其祖父乐平泉的续弦许叶芬女士。乐平泉是独子,时年以卒,但其后有四子:乐孟繁、乐仲繁、乐叔繁、乐季繁。乐平泉孙辈有子女十七人,乐镜宇是乐叔繁的长子,在十七个兄弟中排行老四,故称四少爷,后称为乐四老爷。许叶芬晚年,选中规中矩的乐仲繁为助手。而乐仲繁(字朴斋)则认为“四侄”(即乐镜宇)桀骜不驯、特立独行,不宜动“草”(药)字头。

当时清政府割地赔款,财政拮据,靠卖官鬻爵,开辟财源,弥补不足。借此,乐镜宇的二大爷(乐仲繁)向其后奶奶(许叶芬)及镜宇爹提议,为其捐个官职,以示其诺言权威,不宜动“草字头”。当时为乐镜宇捐的官职是济南候补道,据说是次四品,现在说就是替补的济南市长。花钱买的官职并没有实际职权,更多的是打杂。如此,就更进一步激发了乐镜宇研习岐黄之术的决心,加上自幼受名医世家的熏陶,仁术功底深厚,在同仁堂作为少东,自己又暗中拜师学艺多年,因此,尽管声色不露,但技艺绝非一般。

乐镜宇来济南后,以德州小黑驴之驴皮和独特配方,用东流水泉水研制出了新的提取法(即九昼夜精提精炼法),除去了以往阿胶所具有的腥臭气味,调和了阿胶的滋腻之性,鼓舞了气血,制出了甜脆适口、味道清香、疗效显著的独家产品。产品成色之佳与疗效都超过了东阿、阳谷的产品,于民国三年(1914年),获山东全省最优等金牌褒奖。

1915年获巴拿马国际商品博览会优等金牌奖。宏济堂的阿胶在国内销于上海、广州、浙江、福建、安徽等省,在国外行销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日本等国。当时阿胶市场几为宏济堂所独占。宏济堂药店也与北京同仁堂、杭州胡庆余堂并誉为中国三大名堂。这点电视剧《大宅门》中也有一定描写。

乐镜宇一生潜习药业,功效卓著,声名远扬。到了晚年,作为“四大房”后人中辈分最高、年龄最大的从药者、同仁堂董事长,已近八旬的乐镜宇积极拥护公私合营,并把祖传及自己研制的中成药秘方上百张,全部无私地交给了党和人民政府。毛主席、周总理1955年在中南海接见乐家第十三代传人、也就是乐镜宇大儿子乐松生时,请他向乐家问好,向工商业者问好。

乐镜宇来到济南,远离了二伯父的偏见管治,富有时间,进一步潜心钻研医药之术。济南府外的东流水引起了他的好奇。东流水位于趵突泉北,属五龙潭泉群,是趵突泉与五龙潭汇溪流处。于是他博览历代本草、经书,认定济水是熬胶正宗之水,而东流水是济水之菁,熬胶效力必定更宏。乐镜宇以精选德州乌黑小驴之驴皮,配以独家秘方,繁细工艺,用东流水泉水九昼夜精提精炼,用时为前人熬胶之三倍,制成了著名的宏济堂阿胶。

当年乐镜宇在济南府接触到的多是达官贵人、巨富商贾,他们虽养尊处优,但不乏体虚多病、面黄无血色者,尽管常以人参等补之,也有收效,但效验不宏,尤其是效不长久。现在看,其当属于亚健康者,或因晚清社会动荡,精神压力巨大,“贵族中”出现了众多的“富贵病”。

乐镜宇通过望、闻、问、切脉,断定:七情内伤占五份,习俗不当占三份,补益、用药不当各占之一份。并推定:补、药不当虽各占一份,但属以一拔九之关键。于是他又穷究大补方剂和用药效验方术,集前人之经验,承家传之方药,亲拟配方,调试工艺,尤其在东流水用水上本着“好中选优”之法则又狠下一班功夫,很快“大补膏”初具雏形。

第一个试用“大补膏”的,乃是同治年间任两广总督的历城西关人毛翊云家族后裔的一位夫人。毛家住在陈冕状元府比邻(现在济南鞭指巷XX号)。过去,女子不能全面享受 “望、闻、问、切”服务。宫中后妃看病,靠的是“悬丝诊脉”。一般大户人家则是:待字闺中者,帐幙遮隔,露手切脉。女子出嫁尤其是生子后,才基本与男子享受同等诊病服务。

毛夫人四十不到,正谓“五七,阳明脉衰,面始焦,发始堕”。夫人虽然五七过,但不至于如此:望:疲劳有余、精力不足,面色萎黄、眼圈乌暗;闻:少气懒言,说话无力;问:头晕眼花、体倦乏力、月经过多,常有食欲不佳、夜出虚汗、心窃害怕之感。尤在冬天稍受风寒即咳喘缠绵,延多名医,难以痊愈。

乐镜宇通过切脉,认为是气血两虚,以血虚为主。现在看无非是免疫力差、血色素低、白细胞少的弱体质者。时日正值寒露,初到进补时节。中医讲天、地、人合一,冬天将到,天地收藏,人亦收藏,人体储天地之精华,运化至春天“生发”。于是,乐镜宇亲自调配“大补膏”气血双补。

其中以“宏济堂阿胶”(后来称)补肺、养肝、滋肾、生血、止血,且调制膏滋,加洞庭湖野生龟板胶以助滋补肾阴,配山西五台山野生党参、野生岷当归气血双补养容,以上等野生浙白术健脾,二十余味地道药材组方、配药,用东流水泉水熬制成“大补膏”,夫人服用半月,显效;月余痊愈;一个冬天服用,病无复发。至春再见,荣光满面,语音有力,自诉睡眠香甜,食欲大增,到趵突泉赏灯戏水,兴致颇浓。

图片3.jpg 

很快,乐镜宇就名扬泉城,“求官”医病者、“同僚”拜访养生者、商贾围绕求医者日益增多,乐镜宇也在济南成了亦官亦医的名人。难怪时任山东巡抚的周馥曾对与乐家厚交的袁世凯曰:铎乃济南仲景(即医圣张仲景)也!

不料,清明后,毛家突然来人诉说,夫人复病,速去。

来到毛府后,毛家人对乐镜宇说:夫人近日患病,服“大补膏”不效,有加重之势……。乐镜宇在毛府后院堂屋,闻夫人腹胀如鼓,2日大便不通,不思饮食。问其前因,夫人用“宏济大补膏”以善其后,续服“大补膏”至惊蛰。之后,日益腹胀,食欲欠佳,大便不畅。听至此,乐镜宇心里明白了八九,对毛家人说:“大补膏”春天续服时日以善其后无错,但为时不宜过长,一般至雨水即可,否则会过补滋腻而滞涨。春天五行属木,宜“升发”利“生发”。

恰在此时,乐镜宇看到夫人桌上茶壶边有红茶祁门红,乃说:冬天喝红茶暖胃和脾,以利滋补,至春天则应喝花茶疏肝理气,以利升发。当日,夫人遵嘱,饮苏州花茶2壶,腹胀顿减。

即日午夜,乐镜宇坐在寒舍,临窗静思:所用“大补膏”有酒蒸怀地黄,以滋肾阴、养精血,惟该地道药材产于河南怀庆,地下济源水滋润,较为滋腻。他想到,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本土不二”是其组方原则之一,济源、济南之水同出一脉,可用地产野生道地药材换之更效,于是减“怀地黄”一半,以历城唐王地黄代之。

次日,乐镜宇再到毛家,先用怀庆、唐王生地各2份切薄片,薄如“周村烧饼”,加泉水十杯,分三次文火细煮一个时辰,煎汁两杯,日服二次,每次一杯。再日,夫人大便畅通。至夏,葡萄架下饮绿茶、勤女红。来年深秋,夫人复用乐镜宇重调的“宏济堂大补膏”,回春如初。

这日,乐府门前来了一架马车,从车上下来一位贵夫人,砰砰敲门。

打开门,乐镜宇不禁惊呼:是表姐馨梅!

馨梅是乐镜宇的姨表姐,嫁于章丘埠村王姓书香门第之家,家族中有中取举人者。乐镜宇到济南后,虽然离表姐不足百里之遥,但从未拜访,羞愧之情尽表颜面。

乐镜宇又是作揖,又是打弓,请表姐上坐。

馨梅喜脸怒色,曰:没良心的老四,来济几年,从不去看你老姐,白教会了你99捣药!今天梅姐只好请你个没良心的道官大人到乡下荆门去了!?

馨梅表姐提到99捣药,乐镜宇顿时羞愧难当。当年乐镜宇求医问药找到馨梅表姐,是梅表姐教他此方:凡是种子类药材,一律在捣筒五分之一处均匀用力捣99次才可入药,至今在宏济堂各店仍沿用这一传统。

当天乐镜宇即随表姐出城来到埠村拜见老太爷。原来,馨梅表姐的公爹一直注重保养身体,每到深秋用人参、鹿茸进补,七十有三,容光满面,每五日来回步行到绣惠驻店赶集。自其小叔子带兵驻军关外后,常寄高丽人参、关鹿茸回家,其公爹用后常鼻流鲜血,甚则头晕,有时雪天脱袄单衣外出吼叫。寒暄过后,乐镜宇立即辨证施治,连曰:成也人参,败也人参。用药、用量皆有过失,应予纠偏!

如何纠偏,不用高丽人参难有如此之壮身体,用之则出异象,换药?减量?乐镜宇慎思再三,难下定夺……

忽然,乐镜宇想到不久前的一件事情。那天,他正在路边树下读赵学敏的《本草拾遗》,阅读中有一位三十五、六岁光景的人路过,看到他读之书扉页上的红色手书文字,不禁驻足观看……

原来,乐镜宇在济南候补道期间,周馥出任山东巡抚.在此任上,他针对山东经济存在的种种问题,除旧布新,筹办农桑工艺实业,发展新型经济,主张开埠,引进西方先进技术,可以说周馥是济南开埠的关键性人物。

在此背景下,乐镜宇也接受了一些新思想,力求“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因此,乐镜宇便在《本草拾遗》扉页上写下了“……我不得将有害药品给予他人,亦不做此项之指导……我苟违誓,天地鬼神共极之”的朱字,这是希腊医生希波克拉底的著名誓言。

 图片4.jpg

此人路过于此,看到扉页上的文字,大概认定看书人一定是既守望传统、又接受新思想的儒医,于是便上前跟乐镜宇攀谈起来。没聊几句,此人便双手抱拳曰:久仰、久仰,原来是“济南仲景”镜宇兄啊!我也是捐过候补道官职的人,只是直隶任职,遗憾不通医术,混迹商海。

原来,此人乃是大名鼎鼎的周学熙。周学熙是周馥之子,字缉之,1901年任山东大学堂总办,次年转往直隶候补,7月经直隶总督袁世凯委派总办银元局。1903年赴日本考察工商业,归国后任直隶工艺总局督办。1906年创办启新洋灰公司、滦州煤矿公司,获利颇丰。因振兴工艺有功,由候补道、直隶通永道、天津道、盐运使历官至按察使。后来任北洋政府财政总长。此人可以说学贯中西,于是便两人从药王扁鹊、孙思邈,聊到希波克拉底、盖伦等,非常投缘。

临别时,周学熙赠送乐镜宇一包好似用美国国旗包的植物性药材:土黄色色深,圆锥形,形似珍珠,表面横向环纹密而清晰,横长皮孔突起显明,气清香,质地硬。包装上印有Radix Panacis Quinquefolii —Panaxquinquefolium L.洋码字,这是什么灵丹妙药?

难道是西洋参?的确这就是西洋参的极品——产于美国威斯康辛州原始森林的西洋参,后来,宏济堂人称这种独有的花旗参为——美国花旗珍珠小洋参。

美国花旗珍珠小洋参补气、益阴、生津,补而不燥,平补阴阳,培元固本填精,功效奇特,男女老幼均可补用。想到此药,联想《本草纲目拾遗》:【药性考】—洋参味类人参,惟性寒,甘苦,补阴退热,益元扶正气。而人参性温,能补脾肺之气,且大补元气,对于那些大病初愈、久病体虚而偏于气虚者,不失为一味良药。补过易火热。由此,乐镜宇认为馨梅公爹用西洋参药为佳。于是,停用长白山高丽参,换用花旗参,来日,调配出花旗参大补膏,冬季服用养生,异象全无,体格健壮,年复冬季服用,持续数十载,老太爷享寿九十有二,馨梅姐大夸乐镜宇功不可没。

但是,为了考究周学熙赠送的这一“礼品”,乐镜宇也着实下了一番功夫。因为,西洋参对于乐镜宇并不陌生,康熙33年《补图本草备要》和乾隆30年《本草纲目拾遗》中已有记载。但是礼品包装上的“洋码字”确引起了乐镜宇的好奇,因为乐镜宇从小就是一个充满探知欲的人。于是,他想到了一个新结识的朋友——曲水亭街济南电灯房的刘老板,他们结为知己是在济南老城的西关外举行的开埠典礼上,刘老板的电灯房与外资关系密切,必定解其谜底。

果不出所料,次日刘老板请高都司巷筹建礼和洋行分行一位“襄理”前来解谜,无奈这位襄理虽然通晓英语,但毕竟是国人看外文,对包装上的洋码字还是一团雾水,难以解读。

“——还是我来帮仁弟这个忙吧!”几人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乐镜宇回头一看,原来是历城孙村的大工匠卢立成到此。这位著名的大工匠也是慕名求购“大补膏”而与乐镜宇结识的。

可千万别小看了这位卢石匠,他乃是济南洪楼大教堂的总施工,由德国人所聘请。在洪楼施工期间,就曾在二个冬季请乐镜宇为其父母调配大补膏,用后笃信效宏,此后送礼多用大补膏。卢石匠看后断定说,这不是英国人用的文字,待请教广智院亲礼教会传教士怀恩光,他必能解答。很快,卢石匠请教到了答案,此乃是拉丁文,记载的是该西洋参的原植物及用药部位。乐镜宇闻后大喜,特招待卢石匠,并邀刘老板出席,同时托卢石匠向怀恩光这位洋人赠送大补膏两瓶以示感谢。

那天的薄宴是在乐府上举行的,当乐镜宇和卢石匠、刘老板猜拳行令,酒兴正浓时,巡抚府上忽然派人来报,云巡抚大人有请,有要事预议。

巡抚大人这样一位地位显赫、权倾一时的封疆大吏,请一个区区济南候补道议事,实属罕见,空无前例。

乐镜宇急忙换上官服,前去府上拜见巡抚大人。可是到府上后并没有“上堂”,而是直接引进巡抚私室。乐镜宇更为诧异。入室,见一熟悉的身影背对着自己,举目一望,映入眼帘的是北墙上一幅对联:所言善所行善所思善善日积而不知,厥身庆厥后庆厥家庆庆方来而未艾。八仙桌后的条案上有一台钟表,左右各一瓷帽筒,再左摆一青花瓷瓶,再右摆一面镜子,象征“平静”。好一派徽州的厅堂陈设……。

待面前之人转过身,乐镜宇不禁惊呼:这不是仁兄莲府吗?

此人就是接任周馥的新任山东巡抚杨士骧。士骧字莲府。安徽四洲人,系李鸿章的亲信与幕僚,亦被袁世凯所依赖,进士出身。早年进京赶考与乐镜宇结为仁拜兄弟。

 图片5.jpg

乐镜宇忙揖拜曰:兄长何日到济?

杨士骧相礼笑答,庇中堂大人阴德,享袁大人保荐,由直隶布政使升任山东巡抚,知道仁弟在济候补道官,官名小,但医名之大,出兄预料……。

于是便落座攀谈起来,出乎乐镜宇预料的是,杨士骧首先谈到的是济南府西门外的东流水,乐镜宇于是便也客随主便,细述开了东流水用药之妙……

乐镜宇告诉杨士骧说,东流水位于趵突泉北,属五龙潭泉群,是趵突泉与五龙潭汇溪流处。首先,我博览历代本草,确认无疑,济水是熬胶正宗,而东流水泉水是济水之菁,熬胶必定功效更宏。现存我朱批的史书就有:

1、东汉《神农本草经》:真胶产于古齐国之阿地,又以阿井水煮之最佳。古“阿地”即在今济南市老城区西南一带;

2、《水经注》:阿井水“乃济水所注”;

3、《梦溪笔谈》:古说济水伏流地中,今历下凡发地皆是流水,世传济水经过其下;“济水伏流地中”,沿流域开掘的地下水都属同源;

4、《本草经疏》:阿胶,其功专在于水。阿井乃济水之伏者所注,其水清而重,其色正绿,其性趋下而纯阴,与众水大别;

5、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曰:“其井乃济水所注,取井水煮胶”而成阿胶。

乐靖宇又说,济南西门外胶庄云集,同是用东流水,愚弟用得更为出神入化,也着实花费了一般心思。首先,我按照中医阴阳五行理论,优中取精,选东流水街南首之水源——趵突泉(阳)、五龙潭(阴)汇溪流,且比邻古温泉、东流泉、月牙泉、悬清泉、江家池五泉。其中月牙泉位东属木,为木泉;古温泉位南属火,为火泉;东流泉位中属土,为土泉;江家池位西属金,为金泉;悬清泉位北属水,为水泉;而五龙潭链趵突泉是为五行之泉源,木火土金水,东南中西北,肝心脾肺肾,五行配五方,五方配五脏,五脏饮五泉……。仁兄,秘要不仅在此,……东流水畔,云雾缭绕,元气润蒸,春夏长夏秋冬呈青赤黄白黑五种景色,伴角、徽、宫、商、羽五种风声,五行、五色、五声,难道仅仅是巧合?……

两人谈兴正浓,这时忽听有人敲门,原来是差人进来有事禀报。

原来,是老济南府西关外的开埠典礼和济南中西医院附设医学堂之事。两事均为官办,需支出公帑,无奈财政捉襟见肘。好在周馥担任巡抚期间,在济南主张开埠,外资入住,民企兴旺,税源增多,又拨官款与商合办蚕桑总局缫丝厂,官认保护山东树艺公司,一时济南、山东财政在江北也算相对富裕。杨士骧借鉴前任之道,接续周馥未竟之业,公帑控股“洛口小轨铁路”,而经营交德国人承办。

差人走后,杨士骧笑呵呵地对乐镜宇说:为应对公帑不足,尤其是巡抚所用官款紧张,我预打算开办山东官药局。此外,在我任上,还要奏请设官办大清银行济南分行。惟山东官药局主要提供巡抚用款,所拨付公帑不可能与大清银行相比,但主掌山东官药局之事非仁弟莫属。

闻听此言,乐镜宇顿时有天降大任于斯人的惶恐感,这是他当时绝没想到的。乐镜宇忙起身揖拜曰:仁兄来抚是帮,不以铎不才,倍感鼓舞!只是深虞陨越,恐有负如遇?

图片6.jpg 

杨士骧起身扶乐镜宇坐下,笑道:仁弟懿德佳能我还不知。你来济南后精研阿胶,独有用水、独有配方、独有制法,还有仁弟承继百年作药功底,加上那双独具慧眼,现在又创制出大补膏,济南仲景已名声大震,仁弟不必谦虚了!

承蒙仁兄夸奖,不以铎不才,仁兄对铎乃知遇之恩,铎当仁不让,不遗余力,然兹事体大,容铎周详筹划。乐镜宇复落座说。

好,仁弟。汝当尽快举办此事,我乃拨管款2000两白银为发起资金。杨士骧脸上露出喜色。

来日,天寒地冻,西门外喜庆非凡,济南开埠典礼在此举行。山东巡抚杨士骧出席典礼。德国人、英国人、日本人、美国人的商办代表或从青岛、或从周村、甚则天津赶来参加庆典。这里有政要、商贾、贤达,而与乐镜宇寒暄者多是阿胶、大补膏的嘉词。

忙碌的杨士骧致辞。乐镜宇观察台上的这位仁兄,讲话中不时干咳,时而有痰,但痰少,声音嘶哑,形体消瘦,尤其是两腮“颧红”。进而观察,似乎痰中带血而粘。

是否仁兄病焉?正想着,有人忽然拍乐镜宇的后肩,“是镜宇兄吧?”

乐镜宇回头看,身后是已经熟识的济南电灯房东家刘恩驻、大公石印馆沈景臣、机器造砖(筹建)公司的徐鸣锵、筹建小清河轮船公司的唐荣诰等巨富商贾。但是,恰是拍肩之人自己并不熟识,但从“红顶上”看,至少也是七品政要。“镜宇兄,久仰了,你的阿胶、大补膏可不一般,难怪誉为济南仲景……”来人作揖曰。

原来,此人乃是济阳知县萧龙友。萧龙友,名方骏,字龙友,别号“息翁”。四川省三台县人,为前清拨贡,解放前后在京城被誉为四大名医之首。萧龙友之父曾先后任武昌、大冶两县知县,萧出生后,自幼受严父教戒,熟读四书五经、诗赋帖括、四史诸子,同时书法也受到了严格的训练。弱冠之后,赴成都入尊经书院读词章科,考试每获第一。且偏爱中医书籍。

1892年,萧龙友同陈蕴生用中草药救治川中霍乱,疗效很好,声誉雀起。萧龙友27岁时考中丁酉科拔贡,入北京充任八旗教习。后被分发山东,先后任淄川、济阳两县知县。

 图片7.jpg

乐镜宇看着台上的杨士骧,问萧龙友,兄长看巡抚大人面色不好,不知何病?萧龙友看了看,摇摇头。两人不约而同曰:肺阴虚。乐镜宇邀请萧龙友次日一起探望杨士骧。萧却推辞了。即日,他们两人更多是谈论中医用药施治,萧长于医,乐长于药,他们两人探讨之题相得益彰,兴致愈谈愈浓,以至于当日萧宿于乐宅,翻阅医籍本草,彻夜长谈无眠。

次日,乐镜宇送萧到洛口渡口,这里津浦铁路大桥施工在即,拥挤的码头畔两人惜别。临行,萧龙友掏出一包中药赠给乐镜宇,曰:此乃四川雷波一位药翁所采,此翁每年到西藏那曲雪域高山草甸带采药,或许镜宇弟能妙用。待乐镜宇细看时,原来是上品冬虫夏草。喜曰:药材真地道耶!谢龙友兄。以后,宏济堂老号均将此冬虫夏草视为最地道。

来日,乐镜宇再到巡抚衙门拜见杨士骧。二人相见作揖、打弓、寒暄,乐镜宇细看杨的确与前些日子不同,乃说:仁兄近日身体欠安?

杨士骧对曰:只是前几日稍受风寒,几付汤药已大有好转。

“不可小觑,是外感引旧病复发”。乐镜宇四诊合參,认定是肺阴虚之肺痨。乃处桑白皮、浙贝母、地骨皮、沙参、玉竹各三钱,炒苏子、橘红各钱半,藕节碳两钱,霜桑叶一钱。嘱:三副药后更花旗参大补膏调养半月,后弟再换妙药调大补膏养身月余,必愈。期间,忌伤神、劳身、房事多。

杨士骧笑曰:弟又有何灵丹妙药?

乐镜宇笑:乃济阳知县萧龙友所赐“术、药”。该君为此前出席济南开埠典礼时所识,临别时赠送我的。这确是灵丹妙药。萧君人虽为官,但不虚是杏林高人。

这灵丹妙药又究竟好在哪里?

听我慢慢讲来。乐镜宇对杨士骧说,萧君所赠冬虫夏草的药用价值,我早已深有认识,对《金汁甘露宝瓶札记》、《本草备要》、《本草问答》等本草记载记忆尤深。冬虫夏草益肺肾、补精髓、止血化痰,乃平补阴阳、温和强壮之品。用于久咳虚喘,劳嗽咯血,阳痿遗精、腰膝酸痛等,可治诸虚百损。

蒲松龄曾为冬虫夏草的神奇变化而咏叹:冬虫夏草名符实,变化生成一气通。一物竟能兼动植,世间物理信无穷。

来日,乐镜宇选熬制大补膏的洞庭湖活甲鱼一只(一斤),冬虫夏草3钱、红枣一两,宰杀甲鱼,挖去内脏,沸水烫去皮上膜,切四块,锅中煮沸捞出,洗净。将甲鱼、红枣、冬虫夏草一并放碗内,加绍兴黄酒、精盐、葱、生姜、大蒜及乌鸡汤,笼蒸二个时辰;出,拣去葱、生姜,分数次佐餐食用,五天毕。

继之,乐镜宇用冬虫夏草调制出了“虫草花旗参大补膏”,后命名为“宏济堂虫草花旗参大补膏”。杨士骧用后月余,症状消、痊愈。这一极品大补膏进一步引起济南府社会贤达、名流的青睐,争相求药,接应不暇。用后效宏莫过于浙江巡抚张曾敭,时年63岁有余,当其患肺痨及肾病严重,后友赠此大补膏调养,延活至79岁。

 图片8.jpg

说起杨士骧这人,可谓琴棋书画,无所不通;且性素跌宕,好学游侠风度,豪赌,弹唱,狎游,纵酒,无所不嗜。光绪33年杨士骧由济南来青岛澳租借地,拜访德总督,为国人所建“三江会馆”揭幕并参加礼贤书院学生毕业典礼,代清廷向办学的德国汉学家卫礼贤奖四品顶戴。

籍此,专到崂山拜访古琴大师太清宫韩太初道长,切磋琴技。韩抚琴鼓奏《赏春》、《离恨天》、《高山流水》等。杨听后,为遇知音而诗兴大发,曰:“我揖太清宫,道士善弹琴。访得韩道长,琴床眠龙吟。……不求悦俗耳,但求养自心。”韩太初对诗曰“出家太清宫,从师学鼓琴。山头听虎啸,海上爱龙吟。未能谱成曲,空怀冷世心。凝神弹古调,心正各正音……”。即日,杨送韩道长虫草花旗参大补膏两瓶,曰:“可胜仙丹。”

杨亦喜女色,纳一小妾,姿容绝美,但夫人管得甚严,碰都难碰。终日郁郁,写诗抒怀。“一夕宴客于庭,酒半,命客操弦,引吭高声大唱,曲未终,气绝仆地,痰梗不能言,遂卒”。卒谥“文敬”。淮关监督冒广生曾作诗纪其事:“尚有绮罗怜少妇,自将游侠了生平。堂堂开府千秋事,唱到回簧是尾声。”当时有人撰谐联讽刺杨士骧:

平生爱读《游侠传》;到死不闻绮罗香。

何谓文,戏文、曲文;斯云敬,冰敬、炭敬。

第一副联是揭他的伤疤,已如前述。第二副联是因为杨士骧死后被谥为“文敬公”,联语就“文”、“敬”二字着眼,反其意而用之。上联说这位堂堂总督只会唱曲演戏;下联的“冰敬”、“炭敬”是指下属对上司孝敬的取暖和降温费,表面上是“小意思”,实际上“冰”、“炭” 敬多少是个没底的数。也反映了杨士骧有受贿行为。

乐镜宇深知杨习性,毕竟其进京赶考时得他资助而结拜。杨八字缺火,以两申暗合巳火印绶,以丑酉虚邀巳印——谓之邀合正印格亦见不见之形也。乐镜宇辩证为病愈的杨善其后,未助火升阳,反滋阴泻火,故用麦味地黄丸。这样在乐镜宇的监督下,又因时、因地、因症出具施治方案,以宏济堂大补膏、宏济堂花旗参大补膏、宏济堂虫草花旗参大补膏辩证调理,但终又回到以“宏济堂阿胶”夯实身体之基。至此,杨士骧康健如初,梳理朝政,力挺著名学者孙葆田主纂,修订《山东通志》。

杨士骧于宣统元年(1909)逝于任上,享年50。至于杨的死因,当时众说纷纭,有病逝、仇杀、情杀、被革命党暗杀等说法,不一而足。当时杨氏兄弟《挽四大人》云:

五十而知非,说什么夫妇齐眉,儿孙绕膝;

一文带不去,只剩得兄弟落泪,姐妹伤心。

乐镜宇生于北京,而立之年来到济南,他用泉城圣水,调制出多剂神效膏滋,治愈了无数官商军民,被誉为“济南仲景”。1954年,这位著名的制药专家,济南宏济堂创始人溘然仙逝,享年82岁。

 图片9.jpg

文章作者

李庶铭

职业:退休工人